谁此时没有房子
就不必再建造

收起个人介绍
   

讲个故事给你听008:伊洛索

*


木槿花开的时节,迦南国一年一度的角斗赛又要开始了。

圣城的每个角落,都挤满了来自各国的使者与勇士们,他们穿着各式各样的长袍,在布满尘土的道路上走来走去。农妇们牵着家养的大白鹅在路边叫卖,很多人抢着抓回去准备炖一锅,晚上在篝火旁边跳舞边吃。所以,说不同语言的人声,农妇们的吆喝声,大白鹅的惊叫声,混杂在一起,说不出的刺耳。

“吵死了!!!”我在塔楼的窗口看着他们,烦闷地说。

侍女桑娜站在旁边,也是一副厌烦的表情。

她其实是,因为我就要出嫁了,所以才不开心的。


每一年角斗赛的最后,胜利的那位勇士,都能带着迦南国的一位公主回到他们的国土,在那里,他将受到英雄的礼遇。

似乎所有...

   

讲个故事给你听007:妻子的秘密

我从一阵带着麻木的剧痛中醒过来。

剧痛伴随着眩晕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想吐,我想起来我是喝了一点酒的,但不至于醉得不省人事啊。

耳边一直有“咔哒”、“咔哒”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着。

我晃了晃沉重又闷痛的脑袋,费力地睁开双眼,花了好久才看清楚眼前这个人。

此刻这个女人美艳的脸庞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坐在我对面,优雅地翘着一条腿,冷冷地看着我,手里拿着我的打火机,不停地打开、关上,打开、关上。

“嫂子?”我困惑地看着她这奇怪的举止,艰难地叫了她一声。

旁边有人挣扎的声音,我定睛一看,发现学长被绑起来倒在沙发上,也刚刚醒来。

我惊骇地将注意力转回自己身上,原来我自己也被绑起来了。

发生了什么...

   

讲个故事给你听006:五百年,流水账

刚被压在五指山底下的那几年,老实说我是很有脾气的。


那时候刚闹完天宫,是个人都平静不下来,更何况我这只毛毛躁躁的猴子。


我整天趴在山底下,只露出个头,对着天空破口大骂,骂如来那个卷头发老头卑鄙无耻,暗地里摆了我一道。


是吧,仅仅是手指上几个大字还有那一股子尿骚味能证明什么?凭他们的花花肠子,伪造证据还不是家常便饭的事……


亏我一时间那么蠢,竟然跟他们讲起了信用!


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只好对着天骂几句解解气。


有一天我骂着骂着竟然让一颗鸟屎掉进了嘴里。


要换作几年前,我早就一棍子将那只臭鸟打死了,可现在,我只能翻着白眼看它。


那只黑漆漆的大老鹰正在...

   

讲个故事给你听005:小明

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回了一次家。

我妈几年前已经回来,跟爸一起在附近做散工,爸没有再去挖煤了。

我们住的那个小镇就在黑乎乎的煤山脚下,从那座山延伸出来一直通往城里的路,被运煤的大卡车碾出了漆黑的长印。

公共汽车逆着这些黑印子往我家的方向开的时候,我靠在摇摇晃晃的车窗边,看着公路两边绿莹莹的水稻田和阴沉沉的天,又一次想起了小明。

我想起我们两人在那个炎热的夏天,身上背着蛇皮袋,脚上穿着破凉鞋,沿着公路一步一步往城里走的样子,那时候我们蛇皮袋里的那些破烂瓶子,发出哐当哐当的响声。

我还没有走进家门,就在街头小卖部的门口,见到了疯子。他还是那么黑那么瘦,仿佛刚从镇后的煤山里爬出来。他见到我的时...

   

讲个故事给你听004:美人如玉剑如虹

【题记】有些事情,明明已经过去了很久,久到除了你自己之外,所有人都不记得了。那些事情,在当时人们的心目中,也许不过是笑谈或者无关紧要的过眼云烟而已,对你来说,却是一种无法磨灭的刻骨铭心。如果所有人都忘记了,你是不是也应该放下了呢?


如果说这世上能有什么事情可以轻而易举地牵绊住那些清高自诩的剑客们,就只有一年一度的剑术大会了。


是吧,剑客们不是隐者,翩翩然行走江湖,做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也需要资本。比如,如果你在某次剑术大会上笑傲群雄,一举拿下“天下第一”的称号,那以后你自然可以更加高傲,更加目空一切了。


每一年的剑术大会都会出现许多新面孔,这是自然的。倒是有一个现象很有...

   

讲个故事给你听003:满世界,都是你的头发

亲爱的,你离开后的第二天,我收拾了一下我们的房子,清除了所有关于你的东西,你的高跟鞋,你的丝袜,你的皮包,你的外套,你的内衣,你的香水,你的唇膏,你的脱毛液,你还剩半包的卫生棉……所有这些,都被我扔到了离家很远的一个垃圾场。我换了新的床单,新的枕巾,新的被罩,新的睡衣,新的毛巾,新的沙发垫子,新的拖鞋……旧的那些,也扔了。我用泡了消毒水的拖布,一遍一遍地擦地,擦客厅的每一个角落,擦厨房的每一个角落,擦卧室的每一个角落,擦卫生间的每一个角落,尤其是卫生间,我花了比其他地方更多的时间,如果不是那个浴缸太大我搬不出来,我也会把它给扔了。我买了一瓶空气清新剂,是带有浓烈薰衣草香的那种,你不喜欢的,我用...

   

记忆之戒 | 第一卷 | 神经病的神 | 第017章

17、兄弟反目?


“哇!这些人不去做狗仔队简直太可惜了!”

周末的超市里,一郎推着购物车在前面走,白翘紧跟在后面一把一把往车里扔东西,林希珺则慢吞吞地走着低头在刷手机。

“什么事呀?”白翘停下脚步,好奇地伸个脑袋过来。

林希珺却挥手赶他:“反正你也不懂!”


是林笑风的花痴粉群又有新八卦了:

“原来林家真的好有钱啊……居然住三层别墅……”

“我还没说完呢你们等会儿就该幻灭了!”

“快说快说!!!”

“其实林希珺的父亲不过是一个普通警察,林笑风的父母也只是开了一个小家居店而已,他们真心不是什么富二代啊……”

“然而他们是怎么又住别墅又开跑车的啊?...

   

讲个故事给你听002:不如不遇倾城色

“殿下,这是今天早上,将军大人派人送到春日府的。”


靖洺捧着打开的锦盒走进来。


我懒懒地靠在书桌边,看了一眼那锦盒中的新衣,果然精描细绣,做工甚是巧妙。


“殿下您不试试么?”靖洺试探着问。


“罢了。”我转过头去,闭上眼不再看那衣服。


“殿下,将军大人的心意,还真是很深呢,您一说天气转寒要添置新衣,他便急急地叫人做好了送来,您看这面料,这做工……”靖洺慨叹着。


“哼。”我淡淡地笑了一声,打断他:“事情,都办妥了吗?”


“是。”他讷讷地说。


“殿下……”他欲言又止,门外却传来通报声:“太子殿下到——”


靖洺慌忙放下手中的锦盒,垂手恭敬地面向...

   

讲个故事给你听001:见习死神

这几天风一直很冷,小河里流淌的水冰凉刺骨。

桑丽塔破旧的小围裙被她湿漉漉的手蹭出东一块西一块的水印,红通通的小手像极了竹篮里的胡萝卜。

桑吉大叔、大婶还有小桑吉,此刻正坐在炉火边,看酒馆里三两个闲人玩扑克牌。小桑吉偶尔会爬到窗边来,看河边的桑丽塔,两只小手不明目的地招着,嘴里咿呀叫着,很快就被他母亲强行抱走,不一会儿又爬过来,如此反复。


桑吉大婶低声对丈夫说:“我做了一个梦。”

桑吉大叔紧张起来。妻子的梦可不是平常人的梦,她这一辈子很少做梦,生小桑吉前,四十岁的她梦见了圣子,强盗来洗劫村庄之前,她梦见了火焰,当然,还有一次,她梦见了金币,黄灿灿的金币!


“说说吧,你梦见什么了...

   

穷日子

最近计划辞职,而且短时间内不想再替人工作了,人于是变得有点焦虑,没有安全感,经常回忆起从前挨苦受穷的日子。

其实有什么好回忆的呢,过去的就该让它过去,尤其是那些不开心的辛酸往事,人啊,要只记住美好快乐的事情往前走,才能得到幸福吧。

然而我总是忍不住,忍不住有什么办法?只能任由回忆继续。

记得有段时间,我们还是衣食无忧过的,有一次父亲居然给了我五块钱零花钱,可以买好多好多冰棍!但那只是非常短暂的一段时间,大部分的时间,我们都逃脱不了贫穷的阴影,直到现在,我偶尔还会做“明天就要开学了学费还没有”的噩梦……

是的,交不起学费大概是常态,学校是允许拖欠一段时间的,不必开学就交,但期中过后,校长...

上一页
©糖卡 | Powered by LOFTER